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个古老的故事
一个古老的故事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一个古老的故事 这是一个老人讲古的时候说的,距离现在也不知道有几百年历史了。

  话说一个村子里,有这么哥俩,老大叫赵大宝,老二叫赵四。这名字取的有才吧,老二咋叫赵四呢,那个时候生孩子成活率低,这老赵家一连四炮都是小子,结果老二老三都夭折了,只有老大和老四活了下来。娶妻生子,两家子还得仰仗着赵老爷子生活。

  然而生死都是有命的,赵老爷子也不可能养活这俩儿子一辈子,赵大宝成亲才2年,赵四成亲没到三个月,赵老爷子还没抱上孙子呢,就驾鹤西去到极乐世界看菩萨罗汉斗蛐蛐去了。

  古人说的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尤其是女人,这感情要是专一要是壮怀激烈起来,伉俪情深都不足以表达,老太太一看老爷子走了,没过百天,也因为伤心过度一命归西。于是,只剩下了赵大宝和赵四这哥俩。

  赵四生来就是聪明人,为人善于投机,更是善于经营,赵老爷子给他们哥俩留下了不少祖产,老人过世没过两年,这赵四竟然把自己大哥的产业收了个七七八八,最后搞的赵大宝只能靠着剩下的三五亩薄田度日。

  但是这还不算,赵四的老婆刘氏,也不知听谁说的除非老大死了才能真正的霸占赵家的产业,一个劲的怂恿赵四想辙鼓捣死他大哥。

  赵四心里也明白,刘氏惦记着的是赵家的产业,但是想着的却是她们老刘家能不能从这里面得到什么。

  赵四虽然知道,但是膝下无子,只能从大舅子哪里过继一个来儿子,赵四也是无奈。说的明了,赵四虽然聪慧,但是有点怕老婆,而且不是一般的怕,家有河东狮,赵四在外面是爷,在家里,唉……不说了,赵四爷说他欢心的很呢。外人说啥都是白搭。

  再说赵大宝,虽然被自己兄弟欺负的够呛,但是他和他老婆王氏心地善良,从小读圣贤书,做春秋文章,总是想着能考取功名,所以凡事看的都比较淡,常说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就算是家里只剩下了三五亩的薄田,还不忘让佃户吃饱,但是只靠着积蓄过日子坐吃山空,再加上功名也不是那么好考的,所以自家过的也是捉襟见肘。

  王氏有时候提起来说没有子嗣的事情,赵大宝说:“没事,反正还有我兄弟呢,他们家过继了一个孩子,咱赵家就不算绝后。”

  赵大宝老婆憋着嘴,也没说啥。心里却想着,你们老赵家不知道哪一辈子作孽了,到如今兄弟俩都没个孩子。

  这年冬天的时候,天寒地冻,大雪封门,北风吹的人都不敢出门,赵大宝虽然穷了点,但是家里柴火预备的足,外面虽然冷的吓人,但是屋里还算温暖。

  下雪天闲着也是闲着,赵大宝在家干嘛呢?

  睡觉。炕烧的火热,赵大宝睡的那叫一水深火热,连梦都不做。

  晌午的时候,王氏在外屋的锅里舀了开水兑凉了,蹲在炕沿下面,哗啦哗啦的洗了干净,光着腚就爬上了炕钻进了被窝,炕烧的火热,被窝里面还有个大宝,那叫一个暖和。大宝睡的哈喇子都淌枕头上了也没注意自己婆娘,突然间一个冰凉的身子钻进来,他一激灵,伸手一摸,睁眼睛一看,呀哈,你这小娘子,是不是又看了谁谁谁写的《痴婆子传》了?

  王氏一头钻进被子里面,伸手就去摸赵大宝的卵蛋,应声说道:“人家想了好多天了,你这混人也不知道爱惜人家。”

  赵大宝伸手在婆娘撅着的腚上一摸,手一掏,随后一抹,吭了一声,原来婆娘已经抓着卵蛋捏住了大宝的话儿,舌尖在那马口上一顶一舔,然后把一个硕大的龟头给含了住,舌头嘴唇不停的嗦啰起来,啧啧的声音,大宝隔着被子都听到了。

  “唔……你这骚婆娘,这才几天你就这么浪,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大宝哼哼着,享受着下面口唇的刺激,大手捂住了王氏的腚,手指在腚沟子里面一插,一抠,就听见婆娘在被窝里吭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觉得自己的家伙被婆娘整个吞了下去。

  大宝身子一抖,差点就缴枪,幸好这厮一夹屁眼,硬生生的忍住之后,腰腹用力朝上一顶,顶的婆娘嗝的一声,身子立刻僵直不动,双手抱住了大宝的身子,浑身像是筛糠一样的抖了起来。赵大宝就觉得手心里按着的肥逼里一股水渗了出来。

  哼……大宝暗自道:“还和我斗”这边想着,这边就把婆娘的屁股一搬,直接坐在了自己脸上。

  那桃源洞粉嫩嫩,水淋漓,一点红豆惹人迷,蚌蛤鲜肉压两侧,一道川谷通潺溪,菊花含蕊带甘露,雪臀涔涔汗未离,指轻捻,唇紧闭,泉水何来堪称奇,雅士羞曰英雄冢,俗人笑说浪水逼,温柔乡中多出入,刚枪铁棒也头低。

  大宝亲的急,婆娘声声浪,一时间把那雪臀揉在大宝的脸上,水儿一直流到口鼻,呛的大宝一阵咳嗽,急忙一拍婆娘的屁股,嘴里喘着粗气,呵斥道:“骚浪婆娘,要捂死你家汉子么”

  骚情上来的婆娘急忙俯身趴在窗边,撅着雪臀摇晃屁股道;“汉子,亲汉子,奴家的穴口痒死,用你的铁棒子来教训奴啊……”

  大宝把手在胯下一摸,一手的水渍,贴着鼻子闻了下,又拍在婆娘的腚上,大力的揉搓着说道:“那书里可是讲了后庭花开?”

  婆娘就更耐不住了,伸手到背后去撸大宝,嘴里哼哼道:“可不,奴看的直觉得自己后庭也开花了一样,痒的难受……”

  啧……大宝咋舌,满是浪汁的手指一抠,就见婆娘昂头弓腰一声浪哼,那后庭竟夹了大宝的手指不放,身子也如筛糠一样的抖的越发厉害。

  大宝暗自称奇,难道这婆娘竟然也如《金瓶梅》里的王六儿,最喜那后庭之欢?

  俗话说三扁不如一圆,大宝倒也明了,现如今自家婆娘竟然如此,心下当然欢欣,更难得今日雪飞风吹,不得出门,闲来无事倒不如细细品鉴后庭之乐。

  当下也不在急不可耐,将手指从后庭中抽出,又复插入了前面的淫户玉门,一边抠挖着里面鲜美多汁的蚌肉,一边低头对着那后庭轻啜一口,就好像在酒杯里轻啜一样的一触即分,却不料娘子身子一颤,大宝立时觉得手心里多了一滩汁水,粘稠温热,在一贴竟发现那玉门洞口打开,两片蚌唇朝着两边张开,直接露出了中间包裹着的桃源洞口,肉芽儿一鼓一鼓的努努着吐着蜜汁淫露。

  大宝嘿了一声,舌尖舔到后庭花蕊,还没来得及品尝,就听外面风雪声夹着敲门的咣咣声传来。

  两口子急忙拽了被子,仔细听时,又是咣咣的砸门声音。

  王氏微惊,伸手一捅大宝腰眼,道:“且去看看。”

  大宝随手拽了裤子套上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蹑手蹑脚的去看。

  门外是一老道,风雪加身,形容狼狈。看上去甚是可怜。

  大宝心善,急忙开门,一时间风雪倒灌,这门口到有了林教头风雪草料场时的模样。

  老道手里捧着碗,见门开,急急忙忙弯腰点头道:“风雪交加,讨口热水”

  这时王氏也穿戴好走了出来,老道一眼瞧过去,嘿的一声,赵大宝也不知道他那一声奸笑是什么意思。

  王氏却没在意,冲着大宝道:“这样的天儿,倒不如让进来坐坐,吃了东西喝点酒暖暖身子”

  夫妻俩招呼了道士喝水,又下了点面,看着道士狼吞虎咽的吃过了之后才道:“老人家往何处去呢?”

  道士黯然,喝了一口热茶水,朝着窗户外面悠悠看着道:“不知不知。且等雪停风消,再寻去处。”

  翌日,阳光照银装,山川尽素裹,道士告辞,临行时送大宝黄豆半把,道:“若有落难时,种下可得半袋度过难关。此物油多,切记切记”

  说罢离去。赵大宝抓着那豆子呆呆的看着道士踏雪而行,心下却念着道士的话,此物油多,切记切记,什么意思呢?

  王氏回屋中发现道士遗落手书一本,追出时,人已邈邈。

  二人翻阅,王氏大羞,嗔道“这道士竟然……”

  大宝笑道:“春宫而已。”再翻,竟然有后庭之解。

  夫妻二人翻阅片刻,大宝只听闻自家娘子呼吸都有些不均了,扭头看去,着婆娘竟然脸色潮红,双目盈盈,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大宝心下一动,急忙伸手撩起娘子的衣裙一掏,满手滑腻,当即笑道:“这婆娘,看两幅图竟然都浪成这样。”

  婆娘嗔怪道:“怎能怨我,都是你这鸟厮,昨日不曾尽兴,被那道士搅了好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兴起,婆娘当下蹲了,解开了大宝的裤子,掏出那话儿在眼前一抻,细细一看,只见那话儿青筋蟠环,赤色环纹,一手竟然握不住的长短。王氏淫心炽炽,把阳物捏在手里舌尖舔吃了一会,小香舌如同蛇信子一样吞吐不定,在马口棱角四周舔吃,片刻就吃得上面水渍蒸蒸,热气腾腾,大宝浴火大盛,拍了王氏的屁股,将衣裙一撩,露出白花花的两团肥肉,颤巍巍肉滚滚,上面还有大宝的手掌印泛着淡淡的红晕,伸手再去摸耻户又摸了一手的水,滑不留手的全都抹在了王氏的腚上。大宝将阳物放将进去,一阵抽插,抽的王氏婉转娇吟不已。

  只见王氏骚兴大发,逼皮张开,两片肉翕翕的动,骚水乱流如泉涌一般流到大腿根上,嘴里叫着快活,身子随着大宝的阳具不停的迎合。大宝淫心更是大作,急急慢慢的抽插,左左右右的搅动,艹的王氏淫户中水声不断,如同小狗舔水螃蟹扒泥一般的鸣咂有声。

  王氏一边挨操,一边扭着头看着身后耸动不停的大宝,一双媚眼里都是春情,此刻大宝已经把她的衣衫都推到了脖颈,赤裸裸的白羊身子,被大宝艹的不停扭动着。王氏一边哎呦哎呦的吭叽一边浪叫道:“亲爹爹,亲汉子,操死奴家了,唔……只是那后庭还没有尝到大鸡巴的味道……”

  大宝道:“你这腚眼窄小,如何进得去?”

  王氏早就忘了天上人间,此刻的心思都挂在了自己胯下的洞口上,听的大宝如此说,急忙道;“道士的书里不是说,唔……艹到逼心子……说只需口唾多擦,浪水多抹,渐渐的就滑了,艹干几下里面就宽松了,初始疼些操久了反而骚痒酥麻不似人间的舒爽……”

  大宝点头,重重的撞击几下道:“那就多抹些你的骚浪汁水在屁眼上才好”

  王氏又把屁股高高的突起,自己趴在炕上,大宝看了王氏那白羊一样的屁股,又肥又嫩,叫人爱不释手,伸手在上面一阵的摩挲拍打两下,惹的下面的妇人不住的浪叫呻吟,妇人等的急了,自己用手在胯下掏弄几下,又将手在屁眼上一抹,拽了龟头也在自己的逼上来回的磨蹭几下,当下两样家伙都沾满了汁水,十分滑溜,大宝二话不说,腰一顶,鸡巴一送,对着王氏那小巧紧缩的腚眼就挤了进去,王氏头一次,有些难受,急忙放松自己的腚眼,连带着骚逼也跟那驴b打闪一样的忽闪忽闪的张合收缩,大肥腚往后一送,就听得哧溜一下,赵大宝阳具上的骚水都被王氏的腚眼刮到了鸡巴根,王氏闷声的吭了一声,身子一挺,却不动了。

  大宝道:“乖娘子可是吃痛?”

  王氏皱眉咬牙低声道:“慢慢抽,再操进来”

  大宝闻言,却没有动。

  王氏扭着屁股道:“怎么不动?”

  大宝道:“怕你疼的厉害”

  王氏将屁股往前挪了挪,大宝低头就看着鸡巴上油汪汪的从王氏的腚眼里拔了出来,这时王氏又到:“艹屁眼不抽插,老爷们还有什么乐趣,你且慢慢的操我,只管来操这腚眼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伸手摸着自己的肥逼和屁眼,大宝这个时候才抱住了王氏的雪腚,慢慢的抽插起来,低头看着那黑黝黝的鸡巴在雪白的肥臀中间进出,把个菊花撑的满胀,周围的皱褶都给撑的平了。

  王氏慢慢的忍了过来,接着就是酥痒酸麻的滋味,直觉得那话儿要操进了自己的心里一样的舒爽,禁不住一边用手掏弄自己的肥逼,手指拨弄着两片逼肉,嘴里随着大宝的艹干不停的叫着亲爸爸,亲汉子,使劲快点的淫声浪语。

  大宝只觉得那肥逼和屁眼只隔着一层皮,鸡巴在屁眼里面抽动,还会碰到妇人的手指头,操的更是卖力,这一卖力,只操的后面一动,前面也动,前面的流水更甚,于是把鸡巴抽出来,在肥逼里面站一站汁水,越发的顺溜,再重新操进妇人的腚眼。

  操干几十下时,大宝猛然发现鸡巴上就似沾染了白油一样,龟头棱角上满是油腻腻滑溜溜的东西,王氏发觉大宝停了下来回头道:“如何停”

  大宝道:“操出来了油嘞,腚眼里有这东西,操起来可比肥逼更快活”

  王氏大羞,蒙头扭臀。

  大宝又操干了半晌,抽插了也不知多少下,只操的王氏肥逼里骚水直流,屁眼子夹的鸡巴硬似乎铁棒,如火炭一样的烫人,王氏浑身快活舒爽,嘴里嘀嘀咕咕的也不知说了多少的娇浪淫词,浪的大宝欲火烧身,哎呀呀的叫着,鸡巴在屁眼肥逼里乱顶乱操,每一下都重重的操干进去,在快速的抽将出来,到得后来,抱着白腚大声的叫着乖宝贝儿,骚婆娘,将那龟头顶在了屁眼深处,屁股一阵的哆嗦,将精射进了王氏的身子里。

  王氏也早已经浑浑噩噩,被大宝操的懵懂,忽然觉得一阵的滚烫,叫着:“不得了,驴操的畜生,爽快死我了”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拨弄着自己的逼肉,阴精哗啦啦的流出来,直淌到炕上被上,湿了一大滩。

  春来,赵四耍手段将大宝其余天地尽皆侵没。一时间夫妻竟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多亏有佃户接济,这才勉强度日。猛然间,大宝想起来道士的话来,趁着春时,找了几分荒地将豆子种了下去。

  夏日好过,大宝和婆娘在自家旧宅采野果药材度日,也能温饱,到得秋来,种的豆子竟然收了三五斤,这一日大宝看着陶盆里面的豆子,眼泪流了下来。

  家里没粮了,这豆子虽然也能充饥,可是吃的多了,臭屁连连,大宝这样要脸面的人,怎能如此呢?

  锅里烧着热水,婆娘将米釭里面仅剩下的一小把糙米扔进锅里熬了,清汤寡水的几乎能照见人影。夫妻俩捧着碗互相看着,泪眼朦胧。

  “我赵大宝,何至于此啊,苍天啊……自由读书为考功名,如今功名不成,却落得如此田地……愧对先人啊”大宝心里憋苦,脸上却安慰婆娘道:“吃了粥,我去和兄弟借点粮吧”

  婆娘哧溜哧溜的吃粥,道:“上次去了,贴了冷屁股,如今就算饿死,你也不能去”

  大宝长叹一声。

  婆娘吃了粥,洗碗时突然说:“刚才烧的是豆秸,也不知有没有烧好的豆子”

  大宝急忙去火堆里去扒,果然找到了几颗,用手搓掉外面的灰,烧的金黄的带着香味送到了婆娘面前:“呐,我吃饱了的,你且吃了吧”

  婆娘也不疑有他,接过来扔嘴里嚼吧几口就咽了下去,顿时睁大眼睛道:“竟然不饿了,这几个豆子竟然就可以顶饱了”

  可惜都已经被吃了下去,灰堆里已经在没有了。婆娘让赵大宝再烧,大宝说下回吧。

  饱暖思淫欲,这话一点都不假,这两口子吃饱喝足了,肚子里有了食儿,睡觉的时候就不老实。

  被窝里,婆娘抓着大宝的话儿上下的撸着,小嘴贴在大宝脸侧道;“都说吃豆子放屁,我咋总打嗝呢?”

  大宝的手捏着婆娘的一只奶,挑动拨弄着,想了想说道:“估计是迷路了?”

  婆娘哼了一声,“人家打嗝难受,相公你给豆子找找路呀?”

  自从看了道士留下的春宫图,这婆娘每日都缠着大宝练习,美其名曰道家养生有道,这图册一定是养生之法,于是乎两人被窝里臀浪滚滚,骚声连连,日日吹箫,夜夜大唱后庭花。

  大宝也不多说,抱起来婆娘就从后面挑动戏弄起来,直到女子水连连声阵阵时,才挺枪而上,桃花洞中几进几出,只杀的女人丢盔卸甲尤不求饶,翻着身子双手抱膝,将那满是水汁的后庭花抬起道:“你这死鬼,奴家要着后庭花开,你却只是一味操弄前面牝户……”

  大宝嘿然,龟头一顶,撑开了后庭洞口,浅浅抽送,眼看着婆娘娇喘吁吁,淫声不断时,猛的一挺,硕长的淫根没根而入,在看婆娘大声喘息口中叫着:“亲汉子,死色鬼,艹死奴家了”

  再抽出时,却发现话儿上满是肠液,提鼻一闻香味馥郁。伸手拈了一点,滑润而不粘稠,色淡而清,如清水浮油一般带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大宝浑不在意,只是被这香气熏的血往下行,下面的话儿更加的粗壮,双手抓住婆娘的一对大奶,继续打夯一样的冲撞起来。

  这一干不打紧,也不知怎地,赵大宝就发觉那后庭谷道里油水汪汪,滑溜溜的异常湿热,黝黑的肉棒子在鲜红的洞口进出,翻卷出来的不只是鲜红肠壁,随之而出的,还有沾满了棒身的黏糊糊和米汤一样的汁液来。

  大宝看的惊奇,急忙把鸡巴抽出来看,就见王氏还在摇摆着屁股,嘴里吭叽着等着鸡巴操进去,而那后庭之中,依旧咕咕的冒出来奶白色的肠汁淫液来,鲜红的洞口张开着,那汁液就沿着边缘溢出来然后慢慢的淌到了王氏的肥逼上面。

  王氏正兴起,大宝这一釜底抽薪,婆娘急的一声惨呼娇声嗔道:“混人,快草进来啊。”那后庭又用力的张开缩进,一张鲜红的圆嘴,随着发出噼噼啪啪的放屁一样的声音。

  赵大宝也不做他想,直道士着娘们今日浪的厉害,肠子里都冒了淫汁,当下二话不说,弯腰扣住了两团白嫩大奶,鸡巴在屁股上一滑,当下哎呀一声,差点杵的骨断筋折,大宝心道好滑,复又抬起屁股低头对准,猛的一送。

  伴着王氏一声如泣似哭的呻吟声,那阳具重新又塞了进去,王氏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悠悠道“相公,操我,胀死我了,屁眼子让你给撑开了……”

  大宝也不答言,低头猛攻,王氏抱着自己的双腿,就像绑在了杠子上的母猪一样的抬着肥臀迎着大宝的淫根,只听的呱唧呱唧的水声夹着啪啪的皮肉撞击声,操的王氏那屁股上雪白的软肉哆嗦着就如同一团凉粉块子一样的不停的乱颤,王氏叫死叫活的浑身摇动,眼睛也闭了,嘴也咧了,手足酸软只觉得那舒爽的感觉直入了七窍进了百脉,混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舒坦的,那屁眼里的油水沿着王氏的后背流到了身下的被褥上,湿了一大片。前面的肥穴也早已经洞门打开,两片肥肉在洞口高高的隆起,肿胀的像两条火腿随着大宝的操弄一颤一颤。分不清是骚水还是骚尿的汁水,从洞口咕咕的渗出来,然后沿着小腹流淌,最终也流到了后背,不知道沾湿了几重被褥。

  王氏呻吟着道;“亲汉子,亲爹啊,我要被你操死了,着腚眼子一定是被你操开了花……唔……操的我还快活啊……”

  大宝抓着她的奶肉,一阵乱搓,鸡巴重重的顶着滑溜溜的美臀,嘴里呼呼喘着,低声道:“屁眼子操的好舒坦,以后天天操才好”

  王氏睁开眼睛,一双如丝媚眼看着大宝,颤声道:“都被你操的大了,唔……使劲操……抓着我的肥逼操……”

  大宝倒也听话,一只手放开了奶子,在那满是滑腻的肥逼上一阵乱抓,妇人嚎叫着往上挺着屁股,那鸡巴就插的更深,每一下,那肥逼都会翻开一点,从里面涌出来一股水来,赵大宝手搓着肥逼,鸡巴快速的抽插搅动着,嘴里还叫着:“骚婆娘,这屁眼竟然还比肥逼禁操,唔……使劲的夹我呀”

  王氏这个时候那还知道大宝说了什么,屁眼已经被大宝艹的麻了,只是应声的呻吟着,眼看着身子哆嗦着抽搐着,大宝突然瞪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一声声的闷吼声,双手抱住了王氏的屁股,鸡巴打夯一样的重重的操进去,抽出来,在操进去,而王氏这个时候被艹的已经进入了迷离,猛的被狠狠的操进,悠悠转醒过来,呻吟着放开了双腿,两腿一蹬,脚指头勾勾着紧缩,大宝就感觉到她的屁眼和肥逼一起快速的收缩着,肥逼张开,一股子尿水直直的就被鸡巴怼的激射出来……而大宝也三两下之后,狠狠的操进去便不再动了。

  过了半晌,王氏悠悠的道:“相公,奴的腚,被你操大了吧”

  大宝把她放下,一手摸到她后背一滩湿漉漉的被褥,道:“尿了一炕,这可怎么整。”

  王氏哼了一声,掰开自己的屁股叫大宝道:“相公给奴看看,还痒。”

  大宝嗯了一声,把她翻了个身,撅着屁股趴在炕上,看了过去。

  呦呵……大宝一呲牙,心想这可惹了大祸了。原来那屁眼被大宝操弄的,形成了一个大洞,这会还在不停的张合收缩,洞口里面鲜红的肠壁上沾满了汁水,还在不停的随着呼吸往外溢。滴滴答答的淌到了炕上被子上。

  大宝伸手一摸,软绵绵滑溜溜的,带着一股子香气,王氏屁股一缩,道:“有点疼”

  大宝嘿嘿的笑道:“这可是你要的后庭花开,如今可真是开了,还是开了多大牡丹。”

  说着,他用手指捅进去,转圈一抹,手指上就满是肠液,旋即又在屁股上一蹭,道:“这屁股可要好好的擦擦,好多油……嗯?好多油?”

  这边他正懵懂得想着事情时,王氏突然大声道:“相公你看快来看”说着大白腚一摆一扭身子已经坐在了炕上,手里却拿着刚才铺在身下的被子。

  赵大宝一看,唉?那原本是浆洗过的青布被面上,赫然是一大团浅黄色的似花如云的图案,看上去很是漂亮,拿在手里在摸摸,还是湿润温热的。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赵大宝又看了一眼王氏屁股底下,突然伸手把王氏抱在怀里,王氏娇嗔一声“哎呀,坏人,人家的屁眼还有点疼呢。”

  大宝嘿嘿笑道:“不是不是,你看……”他说着一指刚刚王氏坐过的地方,褥子上,也同样是几团花儿,其中有一朵赫然就是菊花的图案,淡黄色的菊瓣,中间是有点鲜红的菊花蕊,周围是一团团一条条如云似风的图,大宝拿起来一抖,一股子香气弥漫,他突然就笑了,哈哈哈哈,天不绝我赵大宝啊。

  这个时候,王氏突然一挪屁股,蹲在炕上,噗的一声放了一声长长的屁,连带着屁眼里的那些汁水肠油都崩了出来,低头在看,身下竟然被崩出来了一团鲜艳的牡丹花来,大宝哈哈的笑着,将被子放平道:“那老道说油多,原来是如此,又说有难时那豆子可解燃眉,竟然都被他说中了,来婆娘,你在放两个”

  王氏捂着羞红的脸,蹲了上去,汁水淋漓的肥逼和屁眼往上一坐,在抬起时,已经留下了一团菊花图案,随之又是一个屁放出来,在菊花旁又崩出来了一朵大大的牡丹花来,大宝哈哈的笑着,伸手去摸,不料一下子抹的开了,变成一塌糊涂的一团骚水淫汁。

  王氏光着屁股又是噗的一声,自己羞的脸都埋到了奶子里,不料前面一下没忍住,哗的一下,又尿了出来,急的妇人嘤嘤嘤的叫唤,大宝却道:“我家婆娘,吃了那豆子竟然是如此美妙,真是让人称奇啊。”

  王氏捂着脸哼了几声,才道:“还不去把柜子里准备做衣服的布子拿出来,我还要放,你快些……”

  两天后,县城里有一对小夫妻开始卖布,那布子料子和别的料子并无差别,但是差别只在于上面的云纹菊花,偶尔上面还会有牡丹图案,布料带着香气,遇风不散,上面的颜色,经水不退,当真是块好布啊。

  一时间县城布贵,甚至有人自己纺了绸子段子什么的,也会拿来要着小两口给染。虽然贵上那么几分,但是这样的图案,这样的味道,却是天下独有仅此一家啊。

  赵四不知道从哪得了消息,想方设法从大宝那知道了真相,也想学着这样来弄,这天他偷了赵大宝的豆子,心想这下可好,回到家中告诉了刘氏,刘氏一听急忙吃了几颗,随后又被赵四开了后庭,拿了家里所有的布料,一晚上只听到他们屋里噗噗邦邦的屁声不绝,竟然也如大宝一样崩出来了上好的布料和漂亮的图案。

  大宝明知兄弟偷了豆子,好在已经有了一些积蓄,也没有追究,带着王氏收拾细软准备入京赶考,赚个功名了。他前脚走了,赵四就更加的肆无忌惮,这香布美图,现在可是只有他这一家有了,殊不知事有因由,不可过量,那刘氏赚钱红了眼睛,每日里让赵四操了屁眼就去崩布,那图案的质量却是越来越差,她的身子也是越来越不好,没几个月下来,竟然一命呜呼,赵四眼见自己婆娘去了,却也不知收敛,竟然想着自己来做,却不料那豆子女人吃了放出来的是香香的屁,流出来的美美的油汁,到了他这里,却成了天下无双的泻药,三颗豆子吃了下去,赵四差点就暴毙在茅坑。而那些把布料放在他这里等着染色熏香的人,可不管这一套,天天登门,几乎逼死了赵四。

  就在赵四面临绝境时,赵大宝回来了,御前见驾,钦点的探花,骑马坐轿,好不威风。

  赵大宝得知自己兄弟的窘境,只好派人还了他欠人的布料钱,又将顶出去的地重新收了回来。

  赵四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王氏此刻也妻凭夫贵,浑然不是当初那个撅着腚对着布料放屁的婆娘了,她问赵四要回来剩下的那一点豆子,告诫了赵四一翻,之后,夫妻二人便到外地上任做官去了。

  有道是,天道循环有天看,人间机缘不可言,谁料豆粒造美屁,却因美屁失尘缘,淫果自有因果报,莫怨善恶分隙嫌,人身只能绕三尺,且把良心放中间。

【完】

友情链接